Bury all

【麻花】他说

格汀:

他说


他说,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就应该说出来。生命只是时间中的一个停顿,一切的意义都只在它发生的那一时刻。不要等。不要在以后讲这个故事¹。
他说,我想给你讲个故事,关于我的一个朋友。



他说,我来告诉你克里斯这个称呼的由来。
我第一次见到罗纳尔多的时候,是在九年前。那个夏天,弗洛伦蒂诺掀起的浪潮淹没了整个转会市场。当时他还被叫做罗尼。我们有过一个罗尼了,他是第二个。
那时他意气风发,带着问鼎欧洲之巅的荣耀而来。我对他粗浅的了解只包括他身披红色战袍,曾踏遍英伦三岛。我猜他可能认识我,就像加入新球队要提前了解一下队友那样。
卡里姆,他笑吟吟地看着我,欢迎合作。
还有你,卡卡,他拉着另一位金球先生的袖子不依不饶,那年欧冠的事情我还记得呢。
卡卡一副大伤脑筋的样子,带着笑意说道,罗尼,我可没想到你这么记仇。
那个名字就像是个开关,他的脸色变了少许,又神色自若地转开话题。他是不是想起了遥远的英格兰?我不知道。可不管怎么,从那开始,我们不约而同地叫他克里斯。



他说,阿隆索离开后的某一天,更衣室只剩下我们两个人。
克里斯一向在个人清洁方面过分注重,导致他每次都用时最长。那天我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等他,马德里的夏天突然变得格外炎热。他出来的时候带着一身水汽,贴近时能感受到淡淡的凉意。
卡里姆,他说,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。
我看着他线条分明的肌肉和那劲瘦的腰,以为他意有所指。我抚上他的脸,他握住我的手,将脸埋进去,闭上了眼睛。
“没能想到,竟然是你陪我走到最后。”
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09年夏天相聚在马德里的那些人,竟然只剩下我们两个了。



他说,相比其他人,我对克里斯的离开其实并不算意外。九年的时间,即使是一个孩子,他也该从梦里醒过来了。
齐祖曾经问过我,如果我助攻的对象走了,我准备怎么办。我冲着他笑笑说那就拾起射门靴,之后再走一步看一步吧。我知道这样回答显得毫无雄心壮志,可随遇而安就是我的本性,我不怎么想成为世界第一,我只想努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。
让我们想想办法,他叹了一口气。
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和克里斯通了电话,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。作为同胞,他一直尽其所能地照顾我,支持我。但我没想到他会为了我们做到这种程度。在我和其他人讨论着下赛季他会如何排兵布阵的时候,我得知了他辞职的消息。毫无征兆。
当我和克里斯打电话说起这个的时候,他并不是特别惊讶,或者是震惊过了。大概是引援和人员调整方面出了问题,他冷静地分析道。我没想到他会为了我做到这种程度,我告诉克里斯。不,克里斯回复道,不只是为了你。
从那天起克里斯和主席的矛盾开始走上了明面。我开始相信克里斯决定离开,毕竟九年的时间足够做完一个梦了。
对不起,转会后他给我发了短信,我曾以为我能陪你走到最后。
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克里斯独自一人和我们渐行渐远。我想去追回他,却被固定住了脚步。他始终背对着我们,看不到表情。
醒来后我闭着眼睛回想,想到他一定背着我们哭得稀里哗啦。
这太过于残酷,把一个爱哭的孩子从他儿时的梦中强行唤醒。


回到马德里后塞尔吉奥问我怎么看。我冲他淡淡地笑了笑,说虽然我很遗憾,但依旧祝福克里斯能够越来越好。
队长不轻不重地打了我一拳,告诉我别在他这里假装。
我卸下表情告诉他,克里斯已经不再是那个对嘘声毫无畏惧的少年了,职业生涯的最后旅程,或许他想要温柔对待。
其实组成第二代银河战舰的我们,都不再年轻了。



他说,我偷偷补了葡萄牙语,只是想告诉他,九年前那个夏天,他自以为帅气的笑其实很傻。
他说,我不知道他的新队友会怎么称呼他。
他说,也许不会叫他克里斯,但也许会,毕竟其他人也是这样叫的。
他说,其实只有罗尼的特殊的,鲜衣怒马的少年时光里,曼联给了他毫无保留的宠爱和温柔。
他说,很早很早以前,我就想叫他罗尼,想称呼他为“我的男孩”。



最深沉的爱终回归于母语。
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Je t'aime,Je t'aime,Je t'aime。
他反反复复地说,那被称为最美丽的语言温柔地流出。
我只能听懂这个。
Je t'aime。
我爱你。



他说,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就应该说出来。生命只是时间中的一个停顿,一切的意义都只在它发生的那一时刻。不要等。不要在以后讲这个故事。





深夜放毒(不是),ooc和bug算我。
其实这篇文章放在文档里很久了,但最开始我只想写“是你陪我走到最后”。
想想时间过得真快啊,曾经我们还叫他小小,曾经的队友还叫他罗尼。一晃这么些年过去了,以总裁为核心的银二也告别了舞台。
希望他们都能得到温柔对待。
另外注释¹参考改编自珍妮特温特森的《守望灯塔》。

评论

热度(101)